可但凡生命,哪有不强烈的呢?

- 冬牧场 / 李娟